天主教与社会和谐——社会秩序

作者:        发布于:2014-06-03

1.旧约圣经的教导:存在源自秩序,秩序源自神圣的善。以下的这些训导既涉及治道,也涉及孝道。一个地方的社会安宁,有赖于那里的义人的作为,有赖于那里的统治者是否按正义进行治理,有赖于穷人是否受到了关心。

 

大地还是混沌空虚,深渊上还是一团黑暗,天主的神在水面上运行。天主说:‘有光!’就有了光。天主见光是好的,就将光与黑暗分开。(创世纪1,2-4)

 

论撒罗满。天主,求你给君王传授你的权柄,求你给太子传授你的公正,使他照正义统治你的百姓,使他按公道管理你的平民。愿高山给人民带来和平;愿丘岭为百姓送来公正!他必卫护百姓中的穷人,救助穷苦人的子孙,蹂躏欺压人的暴民。他将与日月共存,世世代代无穷尽。他降临如落在草原上的喜雨,又如润泽田地的甘露。在他的岁月中,正义必要兴盛,到处国泰民安,直至月亮失明。(圣咏集72:1-7)

 

义人的口,散播智慧;邪恶的舌,必被铲除。义人的唇,常吐雅言;恶人的口,只说邪恶。(箴言篇10:31)

 

义人的降福,使城市兴隆;恶人的口舌,使城市倾覆。(箴言篇11:11)

 

正义能以兴邦立国,罪恶却使人民衰落。(箴言篇14:34)

 

君王最厌恶的是作恶,因为王位赖正义而立。(箴言篇16:12)

 

暴徒只求叛乱,但有残酷使者,奉命前来对付。(箴言篇17:11)

 

苛待父亲,迫走母亲的,实是卑贱可耻的儿子。(箴言篇19:26)

 

对生养你的父亲,应当听从;对你年迈的母亲,不可轻视。(箴言篇23:22)

 

若将君王前的恶人除掉,王座即可因正义而稳立。(箴言篇25:5)

 

作首长的,如听信谗言,他的臣仆,必尽属小人。穷人与压迫者彼此相遇,二者皆由主获得光明。君王如秉公审判穷人,他的宝座必永久稳立。(箴言篇29:12-14)

 

纯洁的后代,是多么光辉,多么美丽!更好是无子而有道德,因为道德的记念,永存不朽,常为天主和世人所赏识。有道德在,人都效法;道德不在,人都期待;道德在永远加冕奏凯,因为她在为无玷的报酬奋斗,获得了胜利。(智慧篇4:1,2)

 

所以,列王!你们要听,且要明白;世上的判官!你们应受教;统治群众,因百姓众多而自负者!你们应当倾听:你们的权威,是由上主赐予的,高位是来自至高者,他要检查你们的作为,查究你们的心意。因为,你们是他王国的公仆,如果你们判案不公,不守法律,不按天主的旨意行事,天主必要可怕而迅速地临于你们,对身居高位的,执行严厉的审判。(智慧篇6:2-6)

 

以你的智慧造了人,使他统治你所造的万物,吩咐他以圣德和正义,管理世界,以正直的心,施行权力:(智慧篇9:2,3)

 

孝敬父亲的人,必能补赎罪过;且能戒避罪恶,在祈祷之日,必蒙应允。孝敬母亲的人,就如积蓄珍宝的人。孝敬父亲的人,必在子女身上获得喜乐;当他祈祷时,必蒙应允。孝敬父亲的,必享长寿;听从上主的,必使母亲得到安慰。敬畏上主的人,必孝敬父母;奉事生他的父母,犹如奉事主人。你当以言以行,以各样的忍耐,孝敬你的父亲,(德训篇3:4-9)

 

在穷人的集会前,你应表示和气;在长老前,你应谦抑你的心灵;在官长前,你应低首下心。你要高兴倾耳垂听穷人,并归还你的债务,又要和颜悦色地向他答礼。应从压迫者的手中,拯救被压迫的人;在宣判时,不应畏缩。对待孤儿应如慈父,扶助他们的母亲,应如丈夫。如此,你才算是至高者听命的儿子,他必要比你的母亲更爱你。(德训篇4:7-11)

 

你在家中,不要如同一只狮子;对你的仆役,不要任性逞强,不要压迫你的属下。(德训篇4:35)

 

聪明的长官,必教导自己的百姓;贤明者的施政,必然有条有理。人民的首领怎样,他的属下也怎样;市长如何,所有市民也如何。品行不良的君王,必使人民丧亡;因首领的明智,市民必然增多。(德训篇10:1-3)

 

太初,上主造化了万物;在创造时,分别了万物的种类。永远把自己的化工布置就序,连续给它们派定了统帅。(德训篇16:26,27)

 

他给每个民族,立了一个统治者;(德训篇17:14)

 

太阳造成以后,循规蹈矩,因上主的智慧,日子才有了区别,他规定了不同的时令和季节,以便在那些时节内,依时庆祝一些节日:他将一些日子,提高列为圣日;将其余的日子,则列为平日。众人都是从土来的,因为,亚当就是用土造成的。上主以自己的绝大智慧,使众人各有分别,使他们的道路各有不同。(德训篇33:8-11)

 

2.新约圣经的教导:政治与宗教的对象是不一样的,不应混淆两者。各人的职责与使命不同,一个良好的社会首先要求每个人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权力来自天上,人民有服从权力的义务,但拥有权力的人必须有好的动机。

缔造和平的人是有福的,因为他们要称为天主的子女。(玛窦5:9)

耶稣对他们说:“那么,凯撒的,就应归还凯撒;天主的,就应归还天主。”(玛窦22:22) 

如果一个国家自相纷争,那个国家就不能存在;如果一个家庭自相纷争,那个家庭也将不能存在。(马尔谷3:24-27)

你们用什么尺度来量人,也必用什么尺度来量你们,而且还要多加给你们(马尔谷4:24)

凯撒的归凯撒,天主的归天主(马尔谷12:17)

 

按我们每人所受的恩宠,各有不同的恩赐:如果是服务,就应用在服务上;如果是教导,就应用在教导上;如果是劝勉,就应用在劝勉上;施与的,应该大方;监督的,应该殷勤;行善的,应该和颜悦色。(罗马书12:7,8)

 

人人都应服从政府,因为所有权力渊源于天主,当政者的权力来自天主。所以,凡抗拒当政者,也就抗拒天主的规定,而抗拒者难免遭到其应有的惩罚。统治者为行善的人并不可怕,为作恶的人才可怕,你们要不无恐惧地生活吗?就行善吧!因为他们侍奉天主,为你服务,为你有益。你们如果作恶,你们就得怕惧他们,因为他们不是无缘无故地带剑的。他们侍奉天主,就负责惩罚那些作恶的人。所以,你们必须服从,不只为了怕惩罚,也是为了良心的缘故,为此你们也应纳税,因为当局者即使在执行这项特殊任务时,也是为天主工作,凡人应得得,就付清;该交的税,就交;该完的粮,就完;该尊敬的,就尊敬;该怕惧的,就怕惧。(罗马书13:1-7)

圣经上说:“各人在什么身份上蒙召,就该安于着身份”。(格林多前书7:20)

你们每个人要爱妻子,像爱自己一样;而妻子应敬重丈夫(厄弗所书5:33)

做儿女的应孝敬父母,做父母的,不应苛责儿女,使他们怀恨于心,应按主的教导,教育培养他们成长(厄弗所书6:1-4)

做奴仆的,你们要怀着深切尊敬和忠诚之心···,做主人的,也要以同样的精神好好对待你们的奴仆···(厄弗所书6:5-9)

老年人应节制、端庄、慎重,在信仰、爱德和坚忍方面该真诚、温良。老年妇女的举止该虔敬,切不可搬弄是非,也不酗酒,该树立好榜样。该善导青年妇女爱丈夫、爱子女,明智贞节,勤理家务,顺从丈夫,使天主的道不受诋毁。同样,你也该劝勉青年人在他们所做的一切事上要适度。你自己该树立行善的榜样,教导人时刻诚恳、严肃、言语恰当,使人无可指摘···奴仆们应服从主人,完成任务,不宜顶撞,不可偷盗,应事事处处表现出忠厚可靠···(弟铎书2:2-10)

应提醒他们服从掌权的官员,随时准备着行善,切不可诽谤他人,但应温柔和蔼,对待所有的人常彬彬有礼(弟铎书3:1,2)

争取同所有人和睦共处,努力过圣洁的生活,否则就不能见到主。应谨慎,不使有人失去天主的恩宠,不使苦根滋长,造成麻烦,危害众人(希伯来书12:14-15)

你们要为主的缘故,服从人立的一切制度;或是服从帝王为最高的元首,或是服从帝王派来惩罚作恶者、奖赏行善者的总督,因为这原是天主的旨意。(伯多禄前书2:13,14)

你们应尊重众人,热爱信主的同道;敬畏天主,尊敬帝王(伯多禄前书2:17)

 

3.《天主教教理》的教导:社会生活对人是必须的,而非外在强加的,不经过社会生活,人就无法达到自我完善。权力的实施当“以人为本”,以人的精神价值为目标。对执政者应给予相应的服从与尊敬。

 

人的内部和谐、男女间的和谐、第一对夫妇与整个受造界的和谐,构成所谓“原始义德”的情况。(376)

个人需要社会生活。此种生活为个人不是附加的,而是他本性的需要。人通过与他人的交往,与兄弟间的互相服务和对话,而发展他的潜能;人就这样回应他的被召。(1879)

一个社会是一群人的集合体,藉着一个超越他们中每个人的合一原则,以有机体的方式联合在一起。社会是同时可见的和精神的集合,在时间内持续存在:它继承过去,准备将来。通过社会,每个人被立为“继承人”,领受“才能”以丰富他的身分,他则应该加以发展结出果实。每个人理当效忠于他所参与的团体,并尊重负责公益的掌权者。(1880)

社会中的生活,应首先被确认是属于精神界的事实。事实上,社会生活是在真理光照中知识的交换、权利的行使、义务的完成,探索道德善的竞争,在所有美的正当表达中、高贵乐趣的相通,把自身最好的一分通传给他人的恒常态度,对精神日益富裕的共同向往。这些价值应该推动和领导文化活动,经济生活,社会组织,政治的运动和体制,立法的程序以及社会生活在不断进化中的种种表现。(1886)

“社会中若无赋有合法权威的人,保障法纪的稳定,并采取足够的措施,促进公益,社会生活将没有秩序和成就”。

所谓“权威”是指一种资格,凭着它,人或机构给人们制定法律和施予号令,并要求人们服从。(1897)

任何人的团体都需要有权威来治理。 权威以人性为基础。为国家的连带责任,权威是必要的。权威的任务是尽其所能确保社会的公益。(1898)

道德秩序所需要的权威,是从天主来的:“每人要服从上级有权柄的人,因为没有权柄不是从天主来的,所有的权柄都是由天主规定的。所以谁反抗权柄,就是反抗天主的规定,而反抗的人就是自取处罚”(罗13:1-2)。(1899)

参与是指个人自愿并慷慨地投入社会的交流。所有的人必须各依其位,各按其职,参与促进公益的工作。此责任是基于与生俱来的人位格的尊严。(1913)

服从的义务要求众人给予权威应有的荣誉,对行使职权的人表示尊敬,并依照他们的功绩,表示感激和善意。

有圣克莱孟教宗笔下的一篇祷词,是教会为执政者最古老的一篇祈祷文: “上主,请恩赐他们健康、平安、和睦、安定,为使他们顺利地行使赐给他们的统治权。师傅,永世的天上君王,是赐给了世人之子光荣,荣誉和统治大地的权能。上主,请指引他们的计谋,不离美善并依所悦纳的,为使他们在以虔敬、和平、温良,行使得自的权力的时候,幸获的垂怜”。(1900)

最后,公益包括和平,就是一个稳定和安全的正义秩序。因此,公益假定权威采用正当的方法,确保社会及其成员的安全。公益奠定个人和集体的合法自卫的权利。(1909)

公益常以人的进步为目标:“事物的秩序应隶属于人的秩序,而人不应隶属于事物”。 这秩序以真理为基础,建立在正义之上,因爱而活跃。(1912)

尊重人性生命及其成长有赖和平。和平不是单指没有战争,也不只限于保证敌对双方武力上的均衡。如无对人们财产的保护、人与人之间的自由交流、对民族和个人的尊严的尊重,弟兄情谊的经常实施,和平不可能在人间实现。和平是“秩序的和谐”。和平是正义的工程,爱德的成果。 (2303)

4.“梵二”大公会议的教导:人的自身完成需要社会,这种需要首先是家庭,然后是国家。教会也是一种社会形式,它的作用主要是道德与灵性方面。教会应与社会互相配合,对社会起到净化的作用,而不当是动乱的根源。

由人类的社会性,可以看出人格的玉成和社会的改进,是互相倚属的。一切社会组织的本原、主体及宗旨是人,而且应当是人。而人在本质上则绝对需要社会生活。社会生活并非由外而来的附加品。故此,人类通过与他人的交往及互相服务,并通过和其他弟兄们的交谈,始能发扬自己的诸种优点,而满全其使命。

人类为培育自身,需要若干社会链锁。家庭和国家是两个较为直接适合于人性的社会链锁。其它社会链锁则出源于人类的自由意志。在我们这时代,为了各种原因,人类相互间的关系及倚属,日形增多。因此,出现了各式公立和私立的社团及组织。这便是所谓的“社会化”。社会化虽不无危险性,却带来巩固和增进人格优点,以及保障人们权利的许多好处。

然而,虽说人们为满全其使命,宗教使命亦不例外,由社会生活,取得许多利益;但无可否认者,是人们生活于其中,并自幼儿时期沉浸于其中的社会环境,往往促人弃善就恶。诚然,社会种迭次发生的动乱,部分地区出源于经济、社会、政治的紧张,但尤其造端于人们的狂傲和自私,这狂傲和自私便造成了社会环境的腐化。当社会秩序为罪恶的遗毒所影响时,则生性向恶的人类,便受到作恶的新刺激。而这刺激又非仰仗天主圣宠,并恒心努力,不能克服。(《论教会在现代世界牧职宪章》二章,25)

版权与免责声明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传真、邮寄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本网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一旦刊登,版权虽属本网,但并不代表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为转载的内容,为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

5、本网无商业目的,若我们上传的资料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撤下。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