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记述(创2:4―25)

作者:        发布于:2014-06-03
祖母的措词
当我读要理班时,本堂神父向我讲论降生的奥迹,但我的祖母早已带我到马槽前,要我祈求耶稣圣婴。我的本堂神父和我的祖母所用的说话方式不同,但都要我认识耶稣基督;同样,我的本堂神父讲说全能的天主,我的祖母则给我讲说仁慈的天主。在圣经的记述中,也往往如此:有些篇幅措词有如司铎,有些篇幅则如老祖母一样。创世纪的开端即是如此。我们所读的第一章,就好似一位司铎在说话,我们现在要读的第二章则好似一位老祖母在说话一样;司铎在给我们读一段奇妙的历史,老祖母则用其他的说法,给我们讲:天主是谁,人是谁,以及人性的爱。
天主用泥造人
“在上主天主创造天地时,地上还没有灌木,田间也没有生出蔬菜,因为,上主天主还没有使雨降在地上,也没有人耕各种土地,有从地下涌出的水浸润所有地面,上主天主用地上的灰土形成了人”。
在叙述创造的这个新方式中,好似一切都由人开始,但是思想是一样的:人是为首的。在这第二记述中,好似如果没有人的存在,世界则毫无意义。
“上主天主种植了一个乐园,……就将他形成的人安置在里面……上主天主将人安置在伊甸的乐园内,叫他耕种,看守乐园”。
有如第一记述中所述,人对周遭的世界要负责,他应延续天主的创造行为,他被召叫作天主的合作者。
照经文所载:天主工作好似一个陶工一样,用地上的灰土形成了一个人,然后在他鼻孔内吹了一口生气,人就成了一个有灵的生物。当人的肉体——物质为天主的气赐与体力之后,开始了人类生命的第一步。实际上,人不单是一个活物,而是一个“按照天主的肖像”受造的活物。
第一记述说:“天主按照自己的肖像造了人,现在我们所读的一段说:天主将生命之气吹入人的体内(“气”和“神”、“灵”,按希伯来文是同一字)。这两段记述都告诉我们:人是按照天主——“神”的肖像所造的有“灵”之物。他能够认识,能够愿意。他是自由的。肯定人的自由,是创世纪最初几章,最主要的要点之一。表达的方式很具想像力,也很具启发性。“上主使地面生出各种好看好吃的果树,生命树和知善恶树在乐园中央。”由这些树的名称,这不是指我们果园的果子树,不能将生命树和知善恶树与梨树或苹果树并列!上主天主给人下令说:“乐园中各种树上的果子,你都可以吃,只有知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哪一天你吃了,必定死。”这一禁令证明了人是自由的。人被召是为认识天主的旨意,以参与造物主的计划。他可以承行,也可以不承行!他并非被强制,或被命运所支配。
人单独不好
人被造是为了爱。他爱谁呢?天主认识人的心。上主天主说:“人单独不好,我要给他造个与他相称的助手。”
经文到此看来好似中断了(因为继续描写天主创造动物)。其实,这是为更能突出天主要准备的一个出奇的受造物。经文继续写说:
“上主天主用尘土造了各种野兽和天空中的各种飞鸟,都引到人面前,看他怎样起名;凡人给生物起的名字 ,就成了那生物的名字。”如此,他分享了天主创造的智慧,经过人类不断的发现,科学的进展,人发现了大自然的许多秘密,开展了大造中的宝藏。
但人的心如果没有爱,这些认识和发明为他有什么益处?
“人遂给各种畜牲、天空中的各种飞鸟和各种野兽起了名字;但他没有找着一个与自己相称的助手。上主天主遂使人熟睡,当他睡着了,就取出了他的一根肋骨,再用肉补满原处。然后上主天主用那由人取来的肋骨,形成了一个女人,引她到人面前。”
这段记述实在扣人心弦!这个人,若只有他是人,则只有他单独一个。他受造是为了爱,因为他是按照天主的肖像造成的。他被造是为了与人相遇,与人交淡,与人共融……但是没有另一个存在,这“另一个”深深地刻在他内,是他组成的一部分。天主使人沉入神秘的熟睡中,由熟睡中出现了一个新的受造物。人见了她大为惊奇,遂喊说:“这才是我的骨中之骨,肉中之肉”!
这段记述的作者,不但只想到第一对夫妇的个案,而且想到世世代代所有的夫妇。因而他说出了一句有关婚姻在天主的计划中的意义,以及由此引出了一条基本的法律:“为此,人应离开自己的父母,依附自己的妻子,二人成为一体。”
我们都知道,耶稣也曾引用了这段主要的经文,以肯定婚姻的地位与不可拆散性(玛19:5-6 )。
两只眼睛看得更好
我们有两只眼睛,能有立体感;同样,创造的两段记述,每一段都使我们见到天主、人、和人的爱。但两者的看法却多少有所不同。
第一记述是按照世界的次序,按次排列的,排列了七种。有两个选句分划诗节,并指出分类:“天主看了认为好…过了晚上,过了早晨,这是第X天。”
第二记述写得好似一个东方色彩的故事。在旷野里有一个园子,其中有河流,有果树,有一对夫妇发现了爱。这是波斯乐园的描述。(波斯语,‘乐园’是Pardes,由此出了英文的Paradise)。
但是两段记述都使我们认识天主:第一记述的作者知道,人是看不到天主的。人能发现天主在说话,是由他的工作。第二记述的作者,则以人人都熟悉的语言来讲述天主:天主工作好似一个陶工(天主用泥土造人),好似一个园丁(天主种植了一个乐园),好似一个施手术的医生(由人身上取了一根肋骨),好似一个立法者(你不可吃这棵树上的果子);一会儿我们会读到,天主好似一个家主,在晚凉的时候,在自己的园中散步;以后,又好似一个预审法官,最后又好似一个裁缝。 作者描述天主,虽然用了人人都熟悉的形像,但对天主仍保持着无限的尊重,仍以天主为造物主,全能者。
两段记述都讲论了人类的第一对配偶:第一记述特别强调夫妻之间的平等地位;第二记述则特别强调彼此相辅相成,以及彼此间的爱。两段记述都晓得,是天主创造了“性”。
两段记述都标出人的工作是应延续创造的工作:第一章讲论人对动物的主权;第二章好似特别讲论耕作。
一章着迷于诗的想象,一章着迷于绘画:两个记述都描述了人与天主相遇的基础。
版权与免责声明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传真、邮寄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本网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一旦刊登,版权虽属本网,但并不代表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为转载的内容,为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

5、本网无商业目的,若我们上传的资料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撤下。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