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教会神学本地化出路何在?

——以刘小枫的“汉语神学”为例

发布时间:2014-06-18作者:陈宾山 神父

  卡尔巴特(Karl Barth)“辩证神学”

  1.“辩证神学”的前身——“自由神学”[1]

  在1899/1900学年冬季学期,著名的基督新教神学家哈奈克(Adolf Harnack, 1852-1930)在柏林大学给所有学系的学生做了每周一次的有关“基督教本质”系列讲座,有600名学生聆听了他的讲座。1900年,该讲座的讲稿有其学生整理并付梓出版,到1927年先后出版了14次,印刷了71000册,被翻译成14种语言。在当时的西方知识界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作为史学家的哈奈克是从历史的角度来回答“什么是基督教”这一尖锐的神学问题的:“对‘什么是基督教’这一问题,我们只能尝试从历史学的意义上来加以回答,也就是说,用历史学的方法和我们从历史中所获得的生命经验”。[2]历史学家任务就是从变化多端的历史形式中找到不变的、永恒的东西。对哈奈克来说,在基督教历史发展的长河中永恒的东西就是天主和人灵的关系。耶稣本人只是福音的宣讲者,在教会历史中却蜕变成了“被宣讲的基督”,产生了所谓的基督信理,这些都是应该被抛弃的垃圾。[3]

  另外一位有名的基督新教哲学家、神学家特洛阿奇(Ernst Troetsch,1865-1923)步武哈奈克的后尘,从宗教史的教导进一步挖掘基督教本质这一问题。在其“什么是所谓的基督教本质”论文中,他一方面肯定了哈奈克的历史方法,另外也对其方法提出宗教史上的补充。特洛阿奇把基督教史和宗教史结合为一,1902年他出版了《绝对的基督教和宗教史》一书。在此书中,他从进化的角度证明:基督教是宗教本质的完全实现,基督教是绝对的宗教,因为它拥有最强的、最集中的位格性宗教的启示。“所有的其他宗教都没有通达‘位格主义’这一历史的发展阶段,是落后于基督教的”。[4]

  1923年,在自由神学的杂志《基督教世界》上,70多岁的柏林历史教授哈奈克发表了一片檄文,文章的题目是“对神学家中轻视学术之人的15个诘问”。神学家哈奈克为神学的学术性辩护,并且指出历史知识和批判性的反思为神学思想是必须。在同一份杂志上,他的学生,年仅40的瑞士神学家卡尔巴特(Karl Barth,1886-1968)针对哈奈克的15个诘问给予了回应,他的论文的题目是“给哈奈克教授的15个答复”:神学的主题不是人言,而是天主的启示之言。哈奈克的另外一位学生,布尔特曼(Rudolf Bultmann,1933-1965)在1924年发表的“自由神学和近期的神学运动”一文中指出:“神学的客体是天主,对自由神学的

  [1] 参阅:Rosino Gibellini, 1995, 11-18.

  [2] 引用:A. V. Harnack, 1964, 18.

  [3] 参阅:同上,139

  [4] 引用:E. Troeltsch, 1969, 102.

版权与免责声明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传真、邮寄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本网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一旦刊登,版权虽属本网,但并不代表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为转载的内容,为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

5、本网无商业目的,若我们上传的资料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撤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