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教会神学本地化出路何在?

发布时间:2014-06-18作者:陈宾山 神父

  指责就是:它不再讨论天主而只是讨论人”。[1]自由神学的一个基本特征就是对历史的喜爱,在历史研究方面自由神学有着自己突出的贡献,培养人具有批判、自由和真诚的态度。可是,自由神学的神恩也成了其最大的绊脚石,让其堕落成和自然泛神论相对应的“历史泛神论”(Geschichtspantheismus)[2]。

  2.巴特的《罗马书释义》[3]

  1919年,巴特出版了《罗马书释义》一书,也因此书他获得了德国哥廷根(Goettingen)大学的教职职务。在此书的前言中,巴特指出:历史批判方法的是为理解圣经中的事实做准备的工作,通过历史的因素抵到圣经中的属灵的层面。1922年,在慕尼黑出版了《罗马书释义》第二版。在第二版中,巴特的神学中心已经从推动世界进程的“天国“转移到“完全的它者”(das ganz Andere)。当时柏林大学的神学教授Leonhardt Ferndt把奥拓(Friedrich Otto)的《论神圣》和巴特的《罗马书释义》两本书作为神学生的必读作品。巴特的《罗马书释义》一书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从1922年到1928年的短短六年内,前后出版了六次,每一次都有一个不同的前言。

  《罗马书》中的天主是一个“完全的它者”。这一概念是巴特从宗教学家奥拓那里借用来的,把它放在一个神学语境中。从人出发没有通向“完全的它者”——之路:不是施莱马赫的“宗教经验”之路,不是特洛阿奇的“历史”之路,不是“形上学”之路。只有当天主在耶稣基督内走向人时,天人之路才开通了,天人之路就是耶稣基督。救恩史不是在世界史中发生的历史,救恩史是对人的历史的不断危机,因为人的历史就是罪恶和死亡的历史,处在天主的宣判之下。可是这天主性的否决是一种辩证性的,被扬弃在天主通过耶稣基督对人类所说出的“是”中。耶稣基督的复活就是一个新的世界楔入一个属血肉的、旧世界中,这种楔入是按照数学上的切线的形式发生的:“在耶稣的复活事件中,那属灵的、新的世界和那属血肉的、旧的世界接触了,就如同切线圆圈接触一样。在不相交接中的交接,切线作为边界,作为新的世界产生了”。[4]人聆听和接受天主圣言的唯一途径是信仰。信仰不是人的宗经验的累积而是奇迹本身,投身于空无中,成为天主恩宠的“空”间(Hohlraum)。信仰的主体不是人而是忠信的天主,信者之信只是为许诺的天主的忠信所准备的“空”间。瑞士神学家布龙纳(Emil Brunner,1889-1966)也加入了这一新的神学运动,他指责自施莱马赫以来的新教神学被“心理学主义”和“历史主义”所感染,把信仰看作为属于人的东西,发生在人的内心世界里。而真正的信仰是完全被天主和其圣言所规定的。另外一位神学家哥加尔藤(Friedrich Gogarten,1887-1967)也提出相似的神学见解:天主就是人的绝对危机。他在1922年所发表的一篇题名为“在时代之间”(Zwischen den Zeiten)的文章成了以后辩证神学杂志的刊名。

  [1] 引用:R. Bultmann, 1993, 2.

  [2] 参阅:同上,5

  [3] 参阅:Rosino Gibellini, 1995, 18-20.

  [4] K. Barth, 1923, 6.

版权与免责声明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传真、邮寄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本网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一旦刊登,版权虽属本网,但并不代表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为转载的内容,为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

5、本网无商业目的,若我们上传的资料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撤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