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教会神学本地化出路何在?

——以刘小枫的“汉语神学”为例

发布时间:2014-06-18作者:陈宾山 神父

  在基督的复活中,天国——新的时期进入了人类世界中,末世在时间内开始了,天国成了新的历史发展的动力。从1922年开始,受到哲学家基克果尔和当时的教会史学家欧卧伯克(Franz Overbeck)的影响,巴特开始传向“辩证性”的神学思维,在《罗马书释义》第二版的前言中,巴特写道:“如果我有一个神学体系的话,那么我的神学体系就是基克果尔的‘时间和永恒之间的无限的、质的区别’”。[1]天人之间有着一条死亡线,这条对人说“不”的死亡线,就是天主对人的“是”;所有事物的非存在就是它们的真正的存在,穿过对受造物的否定才能认识到造物主以及受造物的本真意义。[2]在进一步的神学发展中,辩证神学暴露了自身的极大局限性:一是,对辩证神学来说,人的死亡局限就是人之救恩;而对新约圣经来说,耶稣的复活是对死亡的征服,天主通过耶稣在十字架上所显示的爱战胜了人间的罪恶和死亡。一是,耶稣被化约为一个人性的辩证符号。一是,不能保证天主的自主性问题。只能从天主和世界的关系上,而不是从天主本身来思考天主的天主性。为能从天主本身来思考天主,唯一的出路就是从人而天主的耶稣基督身上出发,这样引发了巴特的神学思想从“辩证”向“类比”的过渡。巴特把圣三论作为自己《教会信理》一书的神学反省的起点。天主的自主性不是在和世界的对应上,而是首先祂是耶稣基督的父;耶稣基督的自主性首先在于他是天父的儿子,圣神的自主性是在于他是父子永恒的共融性生命的神,在圣神内我们获得了天主性的知识。巴特的从天主出发的教会信理学,要面对三个无可回避的大问题:宣讲和处境的关系;对天主和人的前理解以及耶稣基督的历史性问题。这些问题最终导致了巴特辩证神学的瓦解。

  刘小枫的“汉语神学”

  刘小枫眼中的“辩证神学”

  刘小枫把神学定义为:“研讨上帝的自我陈述,深究上帝的话”[3]。可是从哪里能够聆听到上帝的话?刘小枫认为:只有从十字架上,在十字架上天主性的真理启示出来了。“此世的真理多矣:科学的真理、哲学的真理、历史的真理、‘放诸四海而皆准’的社会真理。这些真理我们以领略甚多,它们都是人构造的真理。十字架上的真不是人构造的真,而是上帝在爱的苦弱和受难中启示给我们的真……十字架上的真是活的真、关怀个人的存在与非存在的真,对于这种真,需要个体从自身的存在和境遇出发去聆听和践行”。[4]

  在对俄罗斯著名哲人、基督思想家、文学批评家列夫舍斯托夫(Lev Shestov)的研究中,刘小枫提出人从自己的生存处境中去聆听那发自十字架上的上帝的爱之呼声,他写道:“哲学提供的真理——那些冷漠的绝对理念、逻辑普遍性、终极必然性、实体法则、自在之物能为人之生存提供最终的根基吗?能战胜死亡吗?舍斯托夫感到人在死中的无根性,……然

  [1] 引用:W. Pannenberg, 1997, 181.

  [2] 参阅:同上,183。

  [3] 引用:刘小枫,1995,前言,第三页。

  [4] 引用:同上,前言,1-2页。

版权与免责声明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传真、邮寄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本网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一旦刊登,版权虽属本网,但并不代表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为转载的内容,为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

5、本网无商业目的,若我们上传的资料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撤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