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教会神学本地化出路何在?

——以刘小枫的“汉语神学”为例

发布时间:2014-06-18作者:陈宾山 神父

  了人的上帝,人是属于上帝的人”。[1]“汉语思想有听信‘替天行道’的传统,但‘天’不是上帝,‘理’也非上帝,谁也见不到它的赎情和慈恩。把儒家的‘天’或‘理’等同于基督的上帝的主张所遭遇到的最大困难即在于:‘天何言哉’!‘天’与‘理’是无言的。对‘天’和‘理’的启示(如果有的话)的认信变得颇成问题,即很难区分真正的启示与任何人为敌宣称为启示的东西。在基督身上,上帝的话是明朗的,基督神学之合理性基础首先在于这一上帝亲自说出的话”。[2]

  刘小枫的中国文化诊断

  首先刘小枫区别了文化研究进向的两个思路:一个考察文化的历史事实;一是对文化历史事实的生存意义的寻访,而对文化历史事实的生存意义的寻访,才是文化研究的根本。在对文化历史事实,如古代文本的意义探寻中,在探寻者的精神意识中历史文化和探寻者的现时的精神意识形成了问与答的对话性生存论辩证法,在对话中意义呈现出来,并且是双向的显示过程:既显示出历史文本的意义,也显示出现时历史中生命意向的意义,生命意向的意义有着一个未来的向度。[3]意义的探寻就是价值的探寻,“真实的价值意义应当对每一个人来说都富有价值,都有意义。通过个人的精神追问得到的价值意义必须传达给他人,与他人共享,让每一个孤独的灵魂都领受到恩典般的真实”。[4]

  中国文化的核心就是王道和人道的统一,天和人的统一。而先王美政乃是王道的体现,王道在历史中,历史就是王道的实践。君子的人格使命就是“仰古以治今”,其人格的依据和典范都落脚在王道的化身——先王身上。因为中国文化中的天是对不幸陷入绝望深渊的人漠不关心:“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天是自然的母自在的法则、自为的运数,所以天的意志有待于人的意志的实施,人应当主动担当事天的使命,自居为天命的担当者,君子的人格是自足的,一切明德不符外求。超验的根据被掷回给经验的现世,历史社会的人才是主宰和运数的真实基础。[5]

  中国文化的价值是从其本然状态衍生出来的,无异取消了价值尺度的超越性。中国文化的价值本然状态就是那种“原生命力”。这种原生命力的本体论定性就是“生生”、“大盈”,就是所谓的“德”。“天地人合其‘德’,意味着个体性命自然禀有浩浩然生德之气,个体性命本然地显发为无比生动的气象。……德感作为性体性论之根基乃是生命本源自盈无缺的精神意向,一种充盈的生命‘永恒复返’的无穷感。……德感不仅内在地规定了自足无待于外的精神意向,而且规定了生命体自盈自显的求乐意向。健动不息的生命力无需要有外在的目的、对象和根据,自身的显发就可以获得恬然自得、盎然机趣的生命流行之乐,其最高的境界就是陶然忘机的生命沉醉,所谓酣畅饱满的生命活力的尽情尽兴。德感是乐感的根据,乐

  [1] 引用:同上,70。

  [2] 引用:同上,72-73。

  [3] 参阅:刘小枫,2007,11-16。

  [4] 引用:同上,19。

  [5] 参阅:同上,101-103。

版权与免责声明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传真、邮寄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本网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一旦刊登,版权虽属本网,但并不代表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为转载的内容,为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

5、本网无商业目的,若我们上传的资料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撤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