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教会神学本地化出路何在?

发布时间:2014-06-18作者:陈宾山 神父

  感是德感的显发”。[1]

  这种乐感文化的极端发展就是:“上帝的超验世界消失以后,便剩下有限生命的绝对性,‘此’在被推到首位。既然唯有生命欠然本身值得肯定,在审美的关照下,生命欠然及其连带的邪恶、纵情、浑浊都得到肯定。再也没有神性的眼睛盯视着生命本身没有涤净的原始性,邪恶和无耻理直气壮徜徉于世”。[2]

  3.刘小枫的“汉语神学”

  首先刘从语源学的角度对“神学”这一概念加以澄清:神学是源于希腊、罗马思想而非基督教的,是指有关神、上帝或神性的终极之在的言述,是人类文化第一个轴心时代的基本思想要素。和这种“语源学”角度的神学相相异的基督神学在于其谈论的上帝是耶稣基督内启示自己的上帝;另外一点,基督神学尽管和宗教哲学、文化神学有关,可是也和它们有着本质性的不同,那就是:基督神学是具有认信的对上帝和终极之在的经验的理性的反省。[3]可以说,认信基督事件为基础的信仰知识体系就是基督神学。

  在对神学概念澄清的基础上,刘进一步勾勒出“汉语神学”的蓝图。他的神学构思是一种“金字塔式”的:首先是在耶稣基督内启示自己的天主这一事件的发生,也就是所谓的“基督事件”,“基督事件”是先验的,是神学反省的内容和前提条件;然后借鉴马克思韦伯的社会思想中的所谓的“理想类型”,提出了“基督神学”的理想形态这一概念。这一理想形态不是对历史中不同的神学形态的抽象综合而成的,而是对特定现象的本质属性加以集中的理性建构而成的。基督神学的理想形态并非现实的描述,而是一个神学反省的一个遥不可及的理想目标;最后是基督事件在不同的历史-地域思想之语文经验中的言述和表达,藉此不同的神学形态产生了,如希腊、拉丁教父神学,士林神学,以及近现代形成的不同语种的英、法、德、俄神学。而“汉语神学”就归位在这些不同的历史-地域思想中语言经验中所形成的神学形态。[4]

  由此看来,历史中的不同的基督神学形态是提高信仰性的思想发生事件,闻道无先后,因此并不存在所谓的西方神学的“中国化”问题。“对汉语基督神学的发展而言,要考虑的问题首先是自身于理想型态的基督神学的垂直关系,即汉语思想之语文经验如何承纳、言述基督事件和反省基督认信。……从本色化或中国化的思维框架中走出来,直接面对基督事件”。[5]

  基督事件和不同的历史-地域性的思想及其语文经验总是处在一种紧张的关系中,因为基督事件是从“外进入”的,不是从人类的思想中所推导出来的,它有着一个无限的超越性,对人类的思想不仅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仍是一种奇闻、惊异和不可思议。被语文本身所言述的基督事件就经历了一种“成为血肉”的过程,被盖上了特定历史、文化的烙印。按照今

  [1] 引用:同上,153。

  [2] 引用:同上,37。

  [3] 参阅:刘小枫,2010,22-23。

  [4] 参阅:同上,24。

  [5] 应用:同上,25。

版权与免责声明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传真、邮寄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本网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一旦刊登,版权虽属本网,但并不代表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为转载的内容,为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

5、本网无商业目的,若我们上传的资料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撤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