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教会神学本地化出路何在?

发布时间:2014-06-18作者:陈宾山 神父

  性的文化是人和世界相遇后自然形成的,其特点是集体性的、民族性的和历史强制性的。[1]

  刘把基督文化和华夏文化的相遇分为四个不同的方面来加以审视:1)历史社会的:是从历史、社会的方面来研究基督宗教和华夏文化在历史上的相遇、冲突。2)历史经典的:是从文化解释学的角度出发,来看每一个民族文化所拥有的历史经典。这些历史经典记载了初民摸索人神关系的话语。人摸索神的话语和上帝的自我言说之间既无类比性亦无连续性。民族性的历史经典在相遇中一定会产生一场释义学的冲突。3)历史文化理念的:这涉及到历史——文化哲学问题。基督文化的理念和民族性文化的理念的关系亦是一场文化哲学的冲突。4)个体的认信:个体和上帝之言的相遇并在个体身上所产生的转变。[2]在这四个不同的方面中,前面的三种是属于历史的范畴,而最后的一种是属于“发生”的范畴,发生的范畴是指“现时态中的信仰的个体言说”[3]。

  最后,刘对这一问题的答复是:“道”与“言”是不等同的,是不能通约的,因为:“‘道’不是一个个体性的位格生成事件,‘圣言’之言是‘成肉身’之言。个体与‘道’不存在位格间的位格相遇关系。‘圣言成肉身’则是上帝作为恒在无限个体走向人之偶在有限个体,人与‘圣言’的关系是个体与个体之相遇关系。相遇事件之发生,仅当两者作为个体相互走来才有可能。……在儒家心学言路和道家无学言路中,‘生成’理念是决定性的(易之生生;方生方成);同样,在基督神学中,‘生成’理念亦是决定性的(成肉身、成人)。然,何以成、成什么,则构成决定性差异。基督神学中的‘生成’理念隐含着一个在体论上的二元差异,……恒在无限个体与偶在有限个体之间的在体论的断裂,并最终必然引出的‘成肉身’事件之发生。儒、道之‘道’理念不含有在体论的二元差异,故而‘体用不二’。”[4]“汉语神学”就是基督文化与汉语之肉身个体的言语生成的相遇,此谓圣言之汉语生成。[5]

  神学本地化前瞻

  刘小枫的“汉语神学”的构思为我们的神学本地化的工作提出了三点启示。第一,基督事件的超历史——地域性;第二,个体的认信;第三,挖掘民族文化中生存性经验的表达。下面,我们就从这三个方面对今后的神学本地化的工作提出一点感想。

  基督事件的超历史——地域性

  在各民族文化中,特别在其经典中保存着先人对终极的追寻,因为人本身就是一个向“无限”开放的存在,文化的深层——宗教就是人的对终极追求的体现和表达。在这里,我们面对的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中国文化中的终极表达的“道”就是圣经中的“言”吗?刘小枫对此予以否认,原因有两点:第一,是“言”的位格性;第二,这位格性的“言”成了血肉,在血肉中启示了自己。

  [1] 参阅:同上,第五页。

  [2] 参阅:同上,5-6页。

  [3] 引用:同上,第七页。

  [4] 引用:同上,7-8页。

  [5] 参阅:同上,第八页。

版权与免责声明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传真、邮寄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本网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一旦刊登,版权虽属本网,但并不代表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为转载的内容,为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

5、本网无商业目的,若我们上传的资料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撤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