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丁《君主论》中的政治神学与至福观

发布时间:2014-06-18作者:Miruna Tătaru-Cazaban 著 南柯译

  Trottmann,[1]都有是如此,然而到了二十世纪,人们对但丁《君主论》的解释却难以找到另外的一种一致性了。

  解释家们首先争论的问题是,但丁的著作,特别是他的《君主论》与其它著作在思想上是否前后一致。为了恰当地解读但丁的这部著作,我们应如何看待他的避难经历呢?对此Ugo Limetani认为,[2]但丁在佛罗伦蒂那时期与他在维罗那和波伦亚时期并无任何不同,Jacques Goudet则不这样认为,[3]这位写过几本论述但丁政治观念书的作者以为,对于但丁来说,存在着某种中断:《君主论》中关于帝国的政治观念极为新颖,这一观念在他以前的“旧思想”中是没有的。

  另外的两位著名但丁学家,Bruno Nardi 和Michele Barbi同样针锋相对。Nardi认为,倾向于帝国自治的人有一种意愿,他们欲将理性及哲学与信仰及神学分开。Michele Barbi觉得,但丁的诗品与他的《君主论》在本质上是一致的,依他的看法,将但丁的政治思想从他的宗教基础抽出来,这将是一种严重的误读。

  然而,在这些极端的解读之间,还存在着一种温和的立场,我们接下去会加以详细介绍,例如Étienne Gilson就不同意将阿维洛伊的标签贴到但丁的《君主论》上,因为这意味着承认政治与宗教之间的完全分离,甚至认为宗教在权力上依附于政治,或者像Ernst Kantorowicz在《国王的两个身体》中主张的那样,[4]让政治脱离神学而获得独立,Étienne Gilson同样无法同意将但丁的政治观念与多玛斯·阿奎那的思想等同起来,这种等同将会带来极端的“连续主义”。

  Marguerite Bourbeau-Kussmaul指出,[5]我们一方面不应忘记,在《君主论》的结尾,但丁关于尘世与灵性之间和谐的思想十分显目,同时也要看到,在事关普遍帝国的理念上,理性是最可靠的向导和基础。在《君主论》中,普遍帝国的理念似乎只依仗于人的理性,而在《神曲》中,这个帝国还需依赖恩典与爱的联结。Marguerite Bourbeau-Kussmaul因此认为,在但丁的这两部著作中,并不存在什么脱节或对立,他所做的,无非是想将它们更加紧密地联结起来。

  到目前为止,我们看到了解释家们为什么争论,他们遇到了何种难题。首先,我们须

  [1] Christian Trottmann,“À propos des Duo ultima: de la Monarchia au Banquet et retour”, Pour Dante. Dante et l’Apocalypse. Lectures humanistes de Dante, sous la direction de Bruno Pinchard, avec la collaboration de Christian Trottmann, Honoré Champion Éditeur, Paris, 2001, 页215-236。

  [2] Ugo Limetani,“Dante’s Political Thought”, The Mind of Dante, Cambridge, 1965。

  [3] Jacques Goudet, Dante et la politique, Aubier Montaigne, Paris, 1969;La politique de Dante, Editions L’Hermès, Lyon, 1981。

  [4] Ernst Kantorowicz, Les deux corps du roi. Essai sur la théologie politique au Moyen Age, traduit de l’anglais par Jean-Philippe Genet et Nicole Genet, Gallimard, Paris, 1989。

  [5] Marguerite Bourbeau-Kussmaul,“Du De Monarchia à la Divine Comédie. Un changement dans la pensée politique de Dante”, 见Bazán B. Carlos, Andujar Eduardo, Sbrocchi Léonard G. (sous la direction de), Les philosophies morales et politiques au Moyen Âge / Moral and Political Philosophies in the Middle Ages, Actes du IXe Congrès International de Philosophie Médiévale, Société Internationale pour l’Étude de la Philosophie Médiévale (S.I.E.P.M.), Legas, New York, Ottawa, Toronto, 页1453。

版权与免责声明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传真、邮寄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本网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一旦刊登,版权虽属本网,但并不代表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为转载的内容,为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

5、本网无商业目的,若我们上传的资料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撤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