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丁《君主论》中的政治神学与至福观

发布时间:2014-06-18作者:Miruna Tătaru-Cazaban 著 南柯译

  分析一下哲学与政治思想之间的关系问题,以便弄清这些问题中的神学意义,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着手考察但丁的神学-政治之于至福观理论的意蕴。

  哲学与政治

  但丁的探讨开始于亚里士多德的一个思想前提:人的幸福非通过政治生活而不能。君主的权力意在让人得幸福,为此,该权力须与最高的知识,即哲学结盟,然这哲学不是形而上学意义上的,而是伦理学上的,诚如Jeannine Quillet做出的分别那样。[1]如果伦理在但丁的思想中指向美德,那么显然地,这种理论的根本可在亚里士多德的《尼各马克伦理学》中找到。只有经由政治美德,我们才能达到这些美德的顶峰,因为政治美德让正义普照人间,而若没有正义,幸福就如同泡影一般。

  人是一中间存在,他介乎可朽与不朽之间,所有的基督徒都会承认,Auguste Valensin为但丁的基督教做了可信的辩护,[2]即,政治是可朽部分获得幸福的一种手段。人的另一个目的,他那不朽部分所追求的是天上的幸福。如果说人可朽部分的幸福是天上幸福微弱的倒影,那么显然,君主或皇帝应该同样模仿全能的天主。其实,但丁探讨的政治制度在基督诞生之后便存在,它反映在奥古斯特皇帝时代著名的“罗马的和平”(Pax Romana)中。

  《君主论》卷二常为人忽略,[3]其实此书最能表现但丁的古典式的博学精神,至于卷三和卷四,它们则尝试回答一个在当时还没有任何神学-政治方面的论述曾涉及过的问题:君主的权力源自何处?君主的权力是否依赖于教宗的权力,或者,这种权力的根源只在于天主?

  显而易见,但丁采纳了第二种回答,在中世纪,但丁当然并非唯一一个做如此回答的人,但这种回答带来的冲击仍然很大,以至于教宗约翰二十二世于1329年对此书进行了遣责。1554年,《君主论》被列入威尼斯禁书名录,本笃十三世时又被列入罗马禁书名录。到了莱昂十三世,但丁的这部著作才得以从禁书名录中删掉。[4]

  诸如Giles de Rome和Jacques de Viterbe这样的教宗派认为,皇帝的权力从属于教宗的权力,就像月光从属于太阳,但丁也运用这个隐喻,但他不同意月光之于太阳的从属关系,他站在《和平之王》(Rex pacificus)匿名作者和Jean de Paris《论国王和教宗的权力》的立场上,[5]认为在天主的创造中,月亮和太阳属于同一层次的造物。

  下面的讨论涉及这样一些人,他们认为,帝国的权威依赖于教会的权威,就像一个平

  [1] Jeannine Quillet,“La Monarchia de Dante Alighieri”, 前揭, 页29。

  [2] Auguste Valensin, Le christianisme de Dante, Aubier Montaigne, Paris, 1954。

  [3] Claude Lefort,“La modernité de Dante”, 见Dante, La Monarchie, traduit du latin par Michèle Gally, Éditions Belin, Paris, 1993。

  [4] Jeannine Quillet,“La Monarchia de Dante Alighieri”, 页32。

  [5] Dom Jean Leclercq编,Jean de Paris et l’ecclésiologie du XIIIe siècle, Vrin, Paris, 1942。

版权与免责声明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传真、邮寄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本网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一旦刊登,版权虽属本网,但并不代表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为转载的内容,为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

5、本网无商业目的,若我们上传的资料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撤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