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子童心看圣母

——谈圣母敬礼在教会中的发展

作者:若瑟神父        发布于:2015-12-31

    “玛利亚,因为是天主的母亲,参与了基督的奥迹,由于天主圣宠的举拔,她只在圣子以下,高出一切天使世人之上,所以理当受到特别的崇敬。从很古老的时代,荣福童贞已被尊以‘天主之母’的荣衔,信友们在一切危难急需中,都呼求她的护佑。……这项在教会内经常存在的敬礼,虽具有绝无仅有的特征,但对降生的圣言,对圣父及圣神的钦崇礼,仍然有本质上的区别,而且特别能促进这项敬礼”。(《教会宪章》66号)从这段教会的文宪,我们可以看到圣母玛利亚在教会中的位置。为了能更好地促进我们的信仰生活,加强我们对圣母的敬礼,我愿在此搜集一些资料,使我们更正确地了解圣母敬礼在教会中的意义,使我们能“偕同圣母,到达基督”。

一圣母论的发展过程

    圣母论的发展从平静中开始,对圣母所见证的圣子耶稣的信仰,随着教会对耶稣的生平事迹越来越感兴趣,而在深度和广度上都在不断地增长:

(一)    圣经中的圣母
1.旧约部分
    在旧约中最早暗示圣母的章节是《创世纪》的三章十五节“我要把仇恨放在你和女人,你的后裔和她的后裔之间……”。这个“她”就是指的圣母。依撒意亚先知说:“看哪,有一位贞女将怀孕生子,他名叫厄玛努耳”(依7:14)。米该亚先知也说:“因此上主必将遗弃他们,直到孕妇生产之时”(米5:2)。这里的贞女与孕妇便是指默西亚的母亲。其他的圣经章节是间接地描写圣母的,如咏44:10。
2.新约部分
    (1)保禄在传教期间写给他所建立的各地教会的信,只以基督的死亡、复活、光荣来临以及教友的生活为主要的论述对象;有关耶稣的母亲他几乎绝口不提(迦4:4是例外的,这段经文以耶稣生于‘女人’来强调他的人性)。
    (2)当基督徒开始着手编辑福音,从信仰的角度来描述耶稣生前的言行时,玛利亚才渐渐受到注意。最早的圣史玛尔谷把耶稣的生身家庭(包括他的母亲在内)和他的末世家庭(天国的成员)对立起来。要加入这末世家庭,单有亲属的关系是不够的,圣史还提出一个条件:“奉行天主的旨意”(谷3:31-35)。
    (3)路加福音在某一种程度上减少或缓和了马尔谷的对立性(路8:19-21)。他更以“听了天主的话而实行的”来表达他对圣母的赞美,从而认为玛利亚已经符合了末世家庭的条件,是天主之国最早的成员之一;如此才构成她的“真福”(路11:27-28)。玛利亚是第一个配称真福的人(路1:45),而这是由于她的信仰。在路加认为玛利亚不仅是第一位信徒,而且还是所有信徒的模范。她的信仰首先表达在她的领报中,那是一种在黑暗而真实的启示下的全心投靠(路1:38),也是一种尝试走出信仰的黑暗面以达到信仰的光明面的追寻行为(路2:19,51)。路加还在宗1:14中为他的玛利亚故事写下完满的句点:当教会正热情等待圣神降临的时候,玛利亚与祈祷的团体在一起。
    (4)玛窦福音中耶稣的童年故事与路加的记载有许多不同的地方,可知它们显然来自两个不同的传统。唯一相同的地方也许只是圣母童贞生子的事实。玛窦在耶稣的族谱中注意四个女人(玛1:1-17),他把玛利亚描写为天主救恩的卓越工具,她成了天主整个救恩计划中决定性的时刻。
    (5)到了若望写作的时候,玛利亚的地位在教会中获得普遍的承认。她出现的机会虽然并不多,但都是在重要的场合上。第一次出现是在耶稣公开生活之前(若2:1-11),第二次则是在他回归父家的时候(若19:26-27)。根据若望的看法,在加纳婚宴的时候,玛利亚也许还不在那些因着标记的启示而达到完全信仰的宗徒(若2:11)之列,她所拥有的是一种尚未看清楚却保持开放的信仰;然而在十字架下,她却已经站在耶稣爱徒的旁边,正式加入这个新成立的信友团体了。和路加一样,若望强调玛利亚在信仰路上的成长,她属于天国的第一批成员。
    写到这里,我们不难看到,虽然新约中,记载圣母的资料并不多,可是从这些有限的资料,我们还是可以看到,她自始至终参与了天主救恩的计划,同时由这些资料,也可以看到新约的教会是多么尊敬她,把她当作母亲。而更有意义的是在两千年的教会历史中,玛利亚的历史仍然没有写完。下面我们要看的就是圣母论在历史中的发展过程。

(二)教父时代的圣母论
    1宗徒后期教父的圣母论是建立在圣经的启示上。玛利亚是“新厄娃”的说法最迟在二世纪已经被教父们所提出:玛利亚的童贞和顺命正好与违命的厄娃相对立;由于顺命,玛利亚成了“救赎的根由”,就好像厄娃是“死亡的根由”一样。
    2当时圣母的圣德和童贞是那时候的重要课题;另一个深受注意的圣母课题是玛利亚与教会的关系:教父们认为她是教会的典型,她又是教会的母亲。作为典型,她是圣的;她是童贞的,却生育信仰中的子女。教会由于宣讲圣言,也由于施行洗礼,教会生育天主的子女;玛利亚则生育教会的头。然而透过基督,她的母性也延伸到每个基督徒身上。
    3厄弗所大公会议(431年)及拉特朗地区会议(649年)颁布了早期圣母学上的两条重要的信条:天主之母及玛利亚童贞生子。大约六世纪,圣母升天的道理开始被讨论。约在八世纪,“女中保”的名号开始流行在东方,且在同时候传到西方。就在这时也有了圣母无原罪的概念。

(三)中古时代的圣母论
    1123年左右,艾特穆(Eadmer1055-1124)写下了现存最古老的有关圣母无原罪的论文。但在当时人们不能解释的一件事就是“救赎的普遍性与玛利亚无原罪的理论间怎么样取得和谐”,到了十四世纪,当史各都(思高)等人提出“先赎”理论后才解决了这个问题,这一理论既把圣母置于基督救赎的普遍性之下,又承认她有得以免除原罪遗害的特恩。同时,这个时期继承并发展了早期的好多思想,如玛利亚的中介角色,她在救赎工程上的参与等。天主乐意信友光荣她,更愿意他们经由她获救;她是最有效的辩护者,她的代求,必蒙垂听。

(四)宗教改革时代到近代的圣母论
    宗教改革期间,改革人士对圣母敬礼,尤其是对信友托圣母转求大肆抨击。由此可以想见当时信友对圣母的热情呼号必定更加厉害。改革者认为玛利亚一无所有,她本身只是虚无,故此不该有任何的敬礼行为。较晚期的马丁路德更是责备那些光荣圣母的人,事实上已经把她转变为一个偶像。
宗教改革时期之后,有关圣母的理论和敬礼不退反进,不过是在对抗、争论、护教的大前题下被提出的。
    1854年,教宗比约九世宣布了圣母无原罪的信理;此信理激起一连串圣母论研究的热潮。
    1900年在里昂举行第一届国际圣母论大会,讨论的主题是圣母在救赎计划中的角色。
    1950年,教宗比约十世颁布圣母蒙召升天的信理。
    1950年前后,圣母学会议、研究中心、学院、报刊杂志、图书馆等等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再次掀起“玛利亚”问题研究的高潮。梵二大公会议的玛利亚学,便是教会对玛利亚问题的回应。


(五)梵二大公会议的圣母论
    梵二大公会议(1962-1965)把圣母论放在教会论之中(《教会宪章》52-69),从教会论的体系中谈圣母。梵二《教会宪章》第八章指出,要光荣她,首先必须把她放在适当的位置上,不再孤立她,不再偏离她在救恩史中的角色;教会需要一套健全的圣母论,不夸大她的特权,不贬抑她的荣耀,还须注意圣母论在整个神学中的位置,她与圣三的关系,与教会的关系。《教会宪章》第八章的内容主要分为四个部分:
    (1)绪言(52-54):主要肯定了圣母与基督奥迹、教会奥迹之间的关系,并阐明了此次会议讨论圣母道理的宗旨与用意。
    (2)荣福童贞在救赎计划中的职位(55-59):此部分按照旧约与新约的启示,将圣母在救赎工程上的地位提出来,以说明圣母在救赎工程中所扮演的积极角色是不容替代的,在救恩史中享有不可或缺的地位。而天主之母的地位,一方面是天主给予的荣耀,另一方面也是圣经和教会中所有论及圣母道理的基础,其它特恩皆由此而来。
    (3)荣福童贞与教会(60-65):在澄清了圣母中保身份的真正意义之后,详尽阐述了圣母与教会的关系,由于圣母借着信、望、爱之德参与了天主的救赎工程,成为教会的典型,即成为教会慈母与贞女的典型。圣母的神圣母职仍践行在教会内,一如昔日践行在基督身上一样。玛利亚的圣德成为众信友及教会效法的典范。
    (4)荣福童贞在教会内享有的敬礼(66-69):“天主之母”敬礼是教会敬礼圣母的基础,而敬礼圣母又与敬礼耶稣基督、圣父、圣神有着本质上的不同,敬礼圣母最终也是以天主为依归的。进而说明了敬礼与宣讲圣母的真正意义,及视圣母为教会将来圆满结束时的预像与开端。

版权与免责声明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传真、邮寄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本网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一旦刊登,版权虽属本网,但并不代表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为转载的内容,为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

5、本网无商业目的,若我们上传的资料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撤下。

延伸阅读